王跃仁

发布时间:2013-07-29 11:26 作者:柳长宇 来源:阿荣旗公安局 浏览次数:
摘要:

  “王叔,老刘家二小子家的羊跟我家的羊混群了,我少了三只羊,他家二小子不承认,麻烦你过去帮帮忙说说吧”,“好,好,你先别生气,我跟你去看看”。

  这是我下班后,到警务室看望生病的王婶时听到的对话,一个很小的邻里纠纷,我也见怪不怪了,在索尔奇警务室几乎每天都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王叔匆匆的和村民跑了出去,我就陪着挂着吊瓶的王婶聊天:“你王叔昨晚又没睡好,这两天天气突然变热,老百姓都忙着种地了,警务室管辖的这几个村里,有几家又因为地头的事起了矛盾,你王叔这两天想把这几家找到一块,早点把事情解决,老百姓也能早点安心种地”。

  和王婶聊到吊瓶都打完了,王叔还没回来,我因为有事离开了索尔奇警务室,在回来的路上,看着那些从村民门缝和窗户里漏出来的灯光,我不禁回忆起了这几年王叔、王婶在警务室的一些事情。

  王叔的大名叫做王跃仁,因年龄较大,大家都亲切的叫他王叔,王叔1980年转业进入警察队伍,为警察事业奉献了大半辈子,做了二十多年刑警,20085月,根据农村的治安形势,为了便于安全防范、户口管理和案件调处,阿荣旗公安局霍尔奇派出所在原那克塔镇政府所在地建起了索尔奇警务室。

  撤乡并镇后索尔奇警务室管辖原那克塔镇下辖的那克塔村、索尔奇村、知木伦村、光明村、横道村、平顶山村、立新村七个村,46个村民小组,辖区面积203.6平方公里,常住人口3951户,11000余人。

  警务室是建立起来了,但是还没有驻守民警,因条件不好,很多人不愿意来,局领导找到了当时已经52岁的王跃仁,其实按照王跃仁的年龄,已经可以安心等待退休了,但是王跃仁二话没说,没有提任何条件,放弃了在旗里安逸的生活,来到了索尔奇警务室,当时的警务室条件有限,还是租用的学校靠街的两间平房,条件十分艰苦,王跃仁没有抱怨,把铺盖铺好在床上,整理整齐,就这样在警务室扎下了根,和他一起留下的还有56岁的老伴李连华。

  因住房面积小,王跃仁将卧室也腾出来当成了办公室,将电话线也扯了进来,王跃仁说:“这样不管白天还是黑夜,我都能在铃声响起的第一时间拿起电话了”。可是他却好像忘了自己的老伴有心脏病,最怕受到惊吓。

  2011年,在派出所和政府的帮助下,为王跃仁批下了一块面积900平米的房产,老两口用一生的积蓄建起了索尔奇警务室,这个“小院”即是两老口的家又是村里老百姓的警务室。

  在房子正式完工那天,王跃仁亲手将警务室的牌子挂了上去,抚摸着那块牌子,王跃仁感慨万千,这五年里的酸甜苦辣,除了老伴李连华,又有几个人能明白。其实所里的同事都知道,这些年,老伴李连华不但负担着照顾王跃仁的饮食起居,也承担着不拿工资的“编外民警”的工作。当王跃仁出警时,她就帮着值班。下警务区工作,她帮着接电话。当案件需要调查取证找人时,她就忙里忙外的帮着找人。遇到处理群众纠纷时,她就在一旁协助做调解工作。当初的小小警务室,能被村民亲切地称为“夫妻警务室”,绝对离不开王跃仁老伴李连华的帮助,就像歌里唱的一样,“军功章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

  作为全旗管辖人口最多、管辖面积最大的警务室,工作量当然也是最大的,各种纠纷、矛盾接连不断,但是王跃仁从没有抱怨过,总是在第一时间出警,尽全力化解矛盾。从接处警记录上可以看出,到今年5月1日,五年间索尔奇警务室接处大小警情218次,无一起投诉、上诉案件,完成了“小事不出村”的目标。

  201112月3,索尔奇警务室接到霍尔奇镇知木伦村的村民葛某报案,电话里报案人大声呼救,称有人在其家闹事,要杀人,请警察赶快来啊,王跃仁放下吃了一半的饭碗,就出了家门,冬天的夜幕早早的就已经降临,大雪纷飞,王跃仁驱车20多公里赶到现场,结果经过了解,葛某和贾某是亲属,因为借用的四轮车的事起了争执,双方互不相让,发生了争吵,虽然该事不属于派出所管辖范围,只是民事家庭纠纷,王跃仁没有因为不是自己的事就转身离开,而是耐心的为双方进行调解,并不时的使用一些幽默的话语,化解双方的怒气,经过王跃仁的劝说,让双方都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葛某和贾某终于握手言欢,葛某还邀请贾某和民警王跃仁到家里吃饭,王跃仁谢绝了葛某的好意,又驱车冒着风雪赶回警务室。

  2012年春耕期间,横道村的刘某和杨某,因为遗产纠纷发生了争执,杨某的儿子在一个月前因意外死亡,留下了二十五亩土地和两间民房,因刘某和杨某的儿子刚刚新婚不久,杨某怕没人给自己养老,就想将刘某赶出去,不给刘某任何遗产,了解情况后,王跃仁从法律和亲情两个角度对杨某进行了劝导,最后杨某同意将遗产按照法律规定分给儿媳刘某,刘某也表示,不管怎么样,自己也会给杨某养老。

  除了这些亲属之间的矛盾纠纷之外,邻里间也有纠纷,2012年8月的一天,立新村八组的村民咸某到警务室找到了王跃仁,“王叔,你给我评评理,今天中午我邻居范某家砌墙,砌到了我家墙边界里,我不让范某砌墙,范某就踹了我一脚,你说这事怎么解决”,王跃仁的老伴李连华给咸某倒了杯水,王跃仁劝到:“大侄,你先喝点水,先别生气,我让你王婶去把范某找来,给你俩说说”,不大一会,范某来了,王跃仁给范某也倒了杯水,将范某和咸某喊到一起,让他俩将矛盾的起因和经过都说了一遍,原来咸某家的房子是老房子,砌的墙有点打斜,而范某新砌的墙是直的,所以砌到一半就顶到了咸某家的外墙,咸某不让范某砌墙,范某感觉很委屈,才踹了咸某一脚。了解了事情的起因,王跃仁心里也有了底,没有先给双方调解纠纷,反倒是给他俩讲了清朝康熙年间,发生在安徽桐城的“六尺巷”的故事,尤其是在说到:“一纸家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初秦始皇”这句打油诗的时候,咸某和范某都脸红的低下了头,王跃仁看到时机已到,为双方进行了调解。

  其实警务室管辖范围内没有港台电影上的那么激情,有的就是这些看似平凡的工作,一件件处理不完的家庭矛盾、邻里纠纷,一项项排查不完消防、治安隐患,一次次不厌其烦的入户走访,但也正是这些平凡、枯燥的工作,一个个看似平凡的故事,体现的是民警王跃仁对国家的忠诚、对工作的执着、对人民的爱戴,也正是因为拥有无数这样平凡的警察默默无闻的奉献,才有了万家灯火平安的幸福。(阿荣旗公安局柳长宇)

编辑:

iiScan